茶山影像志(4):茶山,孩子们灿烂的童年


  布朗山,我们的到来惊扰到了正在玩耍的布朗族小朋友们。看我举起相机,都跑了躲起来,一面又好奇的伸出头来观察。看到我们没有恶意,似乎也不吃人,他们就吆喝其他小朋友出来,叫我给他们拍个合影。
  打洛口岸,勐景来傣族第一村,村口玩耍的两个傣族小男孩。长大以后,用今天时髦的话说,他们是发小。不知他们唠些什么,从我们进村到出来,他们几乎坐了一个下午。
  小时候,我们也会在村口坐着。不过,他们是在玩耍,我们是在等家长回家。记忆中只有干不完的农活。玩的时间几乎是没有的。
  老曼撒,有个破瓜就可以玩半天的小孩。没小伙伴,只好一个人玩。哦,还有他的小狗陪着他。
  小时候也养过狗,但是后来村里疯狗咬人,造成了死亡与大恐慌,全村的狗都被扑杀了。现在,极不喜欢狗,孩子被狗惊吓过不知多少次。刀尔登说:“现在城市里的狗都惹不起,因为每条狗后面都牵着个人”。嗯,尤其是那些吓了人不道歉,还一脸趾高气昂若无其事的狗爸狗妈更是惹不起。

  布朗山贺歪,赤脚飞奔的拉祜族小朋友,笑声越过整个寨子,染蓝了蓝天,漂白了白云。
茶山影像志(4):茶山,孩子们灿烂的童年
  翁丁,最后的佤族部落,大眼睛的佤族小女孩和她的小布熊。沧源县机场已经开通,以后的五一可以去过“狂欢摸你黑”了。留个尾巴,下一期影像志来个翁丁专辑。
责编:吉星坦罗
普洱茶品牌推荐
?